杏彩彩票_杏彩彩票平台_杏彩彩票官网

的美名传播天下怎么到了朕的宫中的却是这幅的

说完,两个象征着同盟的拳头就锤在了一起,一场宦官与嫔妃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就此展开了。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的顾峥,不再耽误工夫,转身就离开了藏娇阁。
 
    而此时与顾峥正好选择了不同的道路的赵匡胤,却是与其擦肩而过。
 
    从老远的地方就听到了门外通报皇帝来了的傅红叶,赶紧咳嗽了两声,就开始执行自己的膈应人的计划了。
 
    待到这赵匡胤一脚踏进藏娇阁的时候,他只觉的自己眼花……朕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为此他还专门的退出到门外,看了看前方的匾额之后,才再一次的进到了这个宫殿之内。
 
    因为刚一进门的赵匡胤,竟是看到这花蕊夫人,头没梳脸没洗的披头散发,连鞋袜都没穿着的,坐在一把高椅之上,将光着的脚丫子,放在一旁的矮凳上面,端着一脸舒爽的表情正在……抠脚。
 
    赵匡胤想象中的那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的场景……根本就不存在,这个邋里邋遢的女人,在看到了他到来之后,压根就没有一丝的羞赧,反倒是大大方方的将脚丫子从凳子上放了下来之后,还用曾经扣过脚的那只手指,又挖了挖鼻孔。
 
    这一下,别说赵匡胤了,连赵匡胤身后的王继恩的脸,都青了……
 
 470 交给皇后娘娘处理吧
 
    这尽心职守的小宦官顿时脸憋得通红,这偌大的后宫中,哪里有任何一个女人,敢这么对待他们家的皇上的?
 
    简直是放肆!
 
    这王继恩捏着嗓子的大胆两个字,还没有吼出来呢。
 
    殿内穿成了花蕊夫人的真汉子傅红叶,在看到了赵匡胤之后,却是立刻就摆出了一副一看就是十分的假的笑容,将手指从鼻孔中掏了出来,在身上抹了一把之后,胡乱抓了一把乱发,就朝着赵匡胤的方向跑了过来。
 
    一边跑还一边故作妩媚的夸张的喊道:“皇帝大官人。”
 
    那可以打-5分的演技,让原本还在为自家的皇帝不受重视而感到恼怒的王继恩……立刻就警醒了起来,对方那个饿虎扑食的劲头,让他英勇就义一般的……就站在了赵匡胤的前身,外强中干的朝着傅红叶喊道:“你要干嘛!站住!”
 
    就差说护驾了。
 
    就在王继恩身后的赵匡胤,也被吓得差点倒退一步的时候,这跑到一半的傅红叶突然就是一拍手掌,他又……蹦回原位去了。
 
    “哎呦,臣妾还没有梳妆打扮呢,皇帝陛下千万恕罪啊,我去去就来,等我啊,等我!”
 
    说完又如同一阵风一般的跑回到了内室之中,只留下了一脸茫然的赵匡胤……一等人。
 
    已经被傅红叶的几次变脸给搞糊涂的赵匡胤,眨了眨眼睛,默然的坐在了殿内的圆桌旁边,像是询问一般的问着身旁的王继恩:“哎,你说,这个女人她想要做什么?”
 
    “引起我的注意?用不着啊?朕这不都来她的藏娇阁了吗?”
 
    他这仿佛自言自语的话语刚刚落下呢,内室中的傅红叶又跟着跑了出来了。
 
    他顶着三秒钟内成像的妆容,奋力的眨巴着自己的小眼睛,朝着赵匡胤发射着他认为的最为恶心的媚眼。
 
    还用一种让人听了能瞬间起鸡皮疙瘩的娇滴滴的嗓音,扯着喊了一声:“皇上,我美吗?”
 
    被这嗓子一召唤,赵匡胤以及这殿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的都转到了傅红叶的花蕊夫人的身上。
 
    但是待到赵匡胤看到了傅红叶的精心打扮了之后,他的面容瞬间就扭曲抽动了几分。
 
    而他身边的最有眼力价的王继恩,则是立刻的从袖袍中递出来一块其他宫殿中的娘娘,转为皇帝陛下准备的绣帕,十分机灵的就递到了赵匡胤的手中。
 
    接到了这方香氛的帕子,赵匡胤迅速的就掩住了自己的嘴巴,将脸以及眼神,全部的转到了看不到傅红叶的地方,这整个人才算是缓了过来。
 
    太惊悚了。
 
    浓妆艳抹总相宜?
 
    那就是胡说八道,你若是将胭脂抹上两个均匀的圆,嘴巴还若石榴姐一般的外扩了一圈的花,就算是顶级美女,那也是个妖怪啊。
 
    虽然未曾吃饭,但是也被恶心的够呛了。
 
    这一瞬间,赵匡胤原本的那一点点的对于美女的征服欲望以及一个国度的臣服的小心思,瞬间都消散的一干二净。
 
    这样的女人,他真是受用不起。
 
    决定不委屈自己的皇帝陛下,只是朝着傅红叶正要扑过来的动作做了一个阻止的姿势,就连一句话都没有扔下,一个转身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直接甩手走人了。
 
    哗啦啦,一众人跟在陛下的身后,是退得干干净净,让那个猜想着若是皇帝老儿若是个重口的,就这样了还吃得下去的话他下一步该怎么办的傅红叶,一下子就被闪到了一旁。
 
    待到殿内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之后,这哥们才插着腰的,仰天大笑了三声。
 
    哈哈,这才哪跟哪啊,小爷我有的是恶心人的模板还没用的出来呢,古代人就是矫情。
 
    已经矫情的够呛的赵匡胤,这脚底下的步子刚刚迈到延福宫的御花园当中呢,却又突兀的停了下来。
 
    他像是思索什么的一般,转身问起了一旁的王继恩:“小恩子,你说这花蕊夫人的美名传播天下,怎么到了朕的宫中的却是这幅的模样?”
 
    “那孟昶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没有品位之人啊?”
 
    而一旁的王继恩哪里懂得这男女之事呢?
 
    他只是按照顾峥曾经闲聊过的那些男女之间的事,顺着皇帝陛下的意思解释道:“陛下,这可说不准。”
那种人。”
 
    听到王继恩的解释,原本还站在前方背着手的赵匡胤,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吃惊的朝着王继恩的方向回望了过去。
 
    在对方也许大概可能的眼神中,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又干净利落的将头转了过去。
 
    但是此时的赵匡胤,却是半信半疑的相信起身旁的小宦官的说辞了。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否则说不通,这花蕊夫人为何见到他之后,还这般胆大。
 
    想必是将他与那孟昶给当成了一类人。
 
    想到这里的赵匡胤,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正当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个恐怖的花蕊夫人的时候,他身后的王继恩却是适当的提醒了赵匡胤一句。
 
    “陛下,您手中的绢帕乃是王娘娘前些日子刚给您亲手绣制的帕子,在这宫中,王皇后当的上是蕙质兰心的第一人了。”
 

相关阅读